写手√尝试原创ing√脑洞大手速低人懒还想开新坑√薛定谔的更新√
FF14√伊塞勒中心√修特拉中心√龙诗战争全员√战骑/黑召赤/机工诗人CP&友情向√

SMC第一部《蔷薇与万华镜》Chapter.01(1-3)【修改重发】

先声明一句这个并不是更新……

人设有修改,因为麦麦君退圈了所以换了原创角色,也是为了以后的剧情发展好写一点……

其他方面的设定也有少量修改,我嫌翻原来的文章太麻烦就统一重发了……

关于深红的人设后续剧情会一点点放出,设定深红和帝都四人组起初是不认识的也不属于几个人私密的一个小圈子……嗯就酱

以上w

====================================

Chapter.01

北京时间2015年8月17日,清晨5:30。

苏落寂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眼睛,趴在飘窗前看着窗外的天色。淡蓝中含少少一抹青灰的颜色,像是天空将醒而又没完全醒来的样子。

她勾起手指挑逗着窗台上多肉植物的厚叶,心里默默地梳理着梦境中的见闻。

——还真是有点棘手呐,似乎是那帮老家伙们又在计划些什么了。

那股怪异的灵力就是明证了——尽管植灵族内部并没给出说法,但是潋也捕捉到了,几乎完全就可以确定存在了——不管怎样,在梦境中听到那句“好久不见”的时候,自己就选择了对她报以完全的信任。

大概是因为冰银潭的缘故吧。

至少,她始终都相信着,植灵一族并不会真正的弃她不顾。

即便在表面的事实中,这句话单薄苍白得像一张纸。

“醒了没,落寂?”

隔着门传来轻缓的敲门声,和着一个温和的男声。

天色中的青灰已经淡去,天边开始泛出明显的光亮。苏落寂按亮手机看了一眼,5点40分。

“已经起来了。”她起身离开窗边,去拉开了门,“早安。”

一阵风穿堂而过,扬起她颈侧的碎发。

脸上完美掩饰着心事的表情有瞬间的开裂,被对面的人敏锐地抓了个正着。

“早。”站在门口的青年回应道,鸦黑色的眼眸中含着温和的笑意,“早餐好了。”片刻的停顿,他的目光目光不温不火地锁定了她的瞳孔,“你似乎有心事?”

苏落寂笑叹一声,露出一个“果真没瞒过你”的表情,嘴角扯了扯,却是什么没说地走去了餐桌前。

“深红,”苏落寂侧身落座,端起面前的沙拉漫不经心地搅动着,眼睛淡淡地望着面前的青年,目光却是认真的,“有件事必须提前跟你交代一下。”

青年与她几乎是并肩走着,听到这句微微挑了挑眉,随即在她的对面坐下了。

“……这次行动吗?”

“对啊这次行动的后勤如果没意外的话多半要交给你了,目测事务不少。”苏落寂颇为无奈地笑了笑,“这次的行动就咱俩,SMC总部只提供紧急联系——什么含义你懂的。”看着对面人带点怨念的目光抛过来,她耸耸肩表示“安排就是如此,我也没办法”,继续道,“事情有点突然,我也是最近才察觉到的——好吧如果我的预感没错的话总部也已经尽力了——我直说了,这次咱们要接的人,很大可能是我朋友……”

“谁?”深红立刻来了兴趣,“之前感觉你在这个时空驻留也不算太多啊……以你的性格感觉不会有太多很好的朋友的样子。”

“你猜咯……提示,二次元。”

“啥……”深红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群里那四个……”

苏落寂微微勾起唇角点了点头。

“这……”

“拥有cytusian体质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互相吸引的……有这么一个说法。”

“即便能力还未觉醒体现出来么?”

“没错。”

“……”深红默了,“我的天,这世界还真小。”

“啊……怎么讲呢,有一些人的人生轨迹就是注定了要与常人不同吧……”苏落寂抬起一双焦距微微涣散的眼睛凝视他的瞳孔,随意地叉起一块苹果塞进嘴里缓缓地轻声说着,又突然毫无预兆地扬着嘴角笑起来,声音也随之带了一点活力,“跟中二病的传染差不多一个道理。”

深红哧的笑出声来,对于苏落寂这种前半句正经八百后半句各种无厘头然而合在一起又似乎别有深意的说话方式他已经见惯不惯了。

“所以说,你就这样拉着我陪你一起中二来了?”深红扶着额头不无揶揄,“我是上辈子做了什么这辈子才上了你这条‘贼船’啊?”

“两年前你就上来了,还不是我要你上的……”苏落寂终于忍俊不禁,“现在想下你也下不去了,况且你好像还乐在其中的样子?”

“噗,好像确实是这样……赶紧吃吧,慢了就赶不上火车了。”

 

苏落寂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镜中的她还是紫发异色瞳眸的样子,左手中指上一枚藤蔓状的银环戒指微微闪光。

她冲着镜中的影子轻轻地扬起唇角。

戒面由手背转向掌心,然后整只戒指缓缓从指间淡去了形状。

然后她抬起手来,指尖流利地转出一个漂亮的诀,墨色渐渐从发顶和眼瞳深处渲染而出,几个呼吸间便覆盖了原本的色彩。

苏落寂满意地望向镜中。镜中那个少女的模样,与普通的人类完全没有两样。

旅行箱早已整理好了放在门边。苏落寂最后确认一遍行李,伸手搭上了门把。

“拜拜,我走咯~!”

“拜。”温和的声音,“路上小心。”

苏落寂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没动步子,却拧身转了180°向后倚在门框上。眼底浅浅的划过一抹灰色,而后渐渐晕染上笑意。

“不打算送送我?”

青年的脸上显而易见地露出了一丝意外,然而很快地便被柔和的笑意取代。

“好啊,等我三分钟去换个衣服。”

刚出门深红就被苏落寂拉着开了《Logical Steps》一路疾驰,速度直飙60迈。他一个措手不及差点被拽倒在地上。

“喂喂喂跑这么快会被人注意到的吧——咱们连个交通工具都没这不正常啊我说!”一脸“这什么状况”的深红回过神来立刻就被惊到了,赶紧抗议。

“想太多。现在路上人少,”苏落寂一边跑着一边撑起《The Last Illusion》遮挡两人的身形,“我挡着呢,等到早高峰路上车多了你想跑都跑不动。”

幻境展开,在外人的眼里,两个人的身影完全变得透明。

还真是够疯啊,果真完全没有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自觉……以及幻境这种东西还真是意外的好用。深红无奈地腹诽了一句。“……好吧那就跑。”

结果就是两人气喘吁吁到达候车厅的时候,墙上的电子钟正显示六点零五分。

过了安检,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苏落寂开始环视四周。

然后就看到另一侧,深红从公共洗手间里面出来。

 

三分钟前。

候车厅外,深红气还没喘匀就冲着对面明显喘得比他还厉害的少女毫不客气地开了吐槽模式:“就说你吧……哪有必要跑这么快,你看这……还不是来早了!”

“呼……6:21的火车。”苏落寂冲他笑,眼里隐隐流转开狡黠的光,“跟我进去。”

“……啥?”

“进去啊。”苏落寂一脸的理所当然。

“没票。”深红摊手。

苏落寂笑得一肚子坏水:“开个《Nocturnal Type》溜进去。”又伸手拍他的肩膀,微微挑眉眼神促狭,“深红大神肯定没问题,我相信你。”

深红顿时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什么鬼!”差点就是一个白眼翻出来,“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腹黑了你,我只想老老实实做人啊……”

“还要踏踏实实做事。”苏落寂坏笑着补了一句没边的,然后在深红纠结的小眼神中笑得蹲下去,肩膀止不住地抖动。

踏实个毛线团子!深红内心的弹幕分分钟刷了满屏——这锅他不背,实在是苏落寂这个人自带bug,但凡跟她一起出任务,想不碰上点意外都难。管它B级任务A级任务,难度统统升格到S级起步,也得亏他心上那根弦够强劲,否则早不知断了多少次……

深呼吸,冷静——深红这样告诉自己。他发现有时候自己真的不能黑她。虽然平日里她确实挺纯良的,自己凭口才也能压她一筹,但是只要进入这家伙的节奏,仗着她跳脱没边的脑洞和比自己丰富了数十倍的人生经历,保证分分钟坑得你无言以对。

——可是你没事干叫我去跳安检是想闹哪样啊!

他低头去看她,只见地上蜷成一团的女孩子还在整个人不停地抖。

……喂,有这么好笑么。

周围开始有三三两两的目光向他们投来——毕竟苏落寂这家伙笑得有点猖狂了。被无辜围观的深红扶额表示心好累,真恨不得举个牌子写着“这货是谁我不认识”。

在装路人和叫起这个没形象的家伙之间权衡了一会,深红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喂别笑了,”深红唤了一声,“都看着你呢。”

苏落寂埋着头,抖动的幅度小了一点,努力忍笑又收不住的样子。

“我说你适可而止哦——”深红微微曲起膝盖推了推她,压低了声音似乎有点不满。

苏落寂抖抖抖的终于停了下来。她微微侧头,从抱着的手臂里面露出一点脸瞧了深红一眼,随即挪开了目光,使劲地绷了绷脸,终于站了起来:“唔……好了。”

一抬眼就对上深红残念未消的眼神。

于是她很不争气地瞬间破功了。“噗……”意识到不妙的苏落寂迅速地咬住了嘴唇,鼻子深深地吸一口气冷却了即将涌上来的笑意,“我没事……没事,真的。”一脸诚恳地望着旁边的青年。

只是偶尔调戏你一下实在是太有趣了——苏落寂没有把这后半句说出来。不然的话,怕是像他这么好脾气的人也会黑脸的吧。

“……”默然。

“哎呀深红我笑点没下限你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笑了?”

“不笑。”苏落寂轻轻地抿了抿唇,“就跟我进去一下吧,还有事要跟你说。”

还真是有事啊……深红心说。

——所以说溜进去什么的……这是正经做出来的计划还是灵光一闪开出的玩笑啊。

候车室二楼大厅。

苏落寂看到深红就起身挥了挥手。很显然的对方也立刻发现了她。

“还有什么事啊,非要留到现在才说?”

“嘘。”苏落寂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右手藏在宽大的裙摆褶皱里面悄悄地结了个灵力波动探测的法印,确认没有异常之后才拉着他坐下。

“一言难尽,我会尽快说。”

苏落寂倾身靠近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昨晚冰银潭告诉我,镜之森要出事了。”

深红敏感地挑了挑眉,放缓了呼吸。他加入SMC与她搭档将近两年,两人又是恋人,他自然了解她半植灵身份的特殊性,对镜之森的大体情况也有所耳闻,更是清楚镜之森在她心中的分量。

在这样的事件面前,他没有理由不和她站在一起。

“情况如何?”深红也放低了声音。

“有污染性灵力,虽然暂时没有明确的动向,但对于镜之森来说已经是个足够大的威胁。”苏落寂皱了皱眉,眼中不可抑制地流露出担忧之色。

“担心会在这次任务里分心?”深红试探着问道。

“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恐怕不仅是这样。”苏落寂说着声音就逐渐沉了下去,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而眼中的忧虑不减反增。

植灵族生来第六感敏锐,尤其在预测方面简直神准。

深红的心下当即一凛。

片刻的沉寂。苏落寂缓缓闭上了眼睛,长长的逸出了一口气,把头轻轻地靠在了深红的肩膀上。

“我有点担心,这次的事情很可能是‘Calamity’介入了。”

苏落寂睁开眼睛,微微抬头看着他,声音轻而坚决。

深红只感觉一股幽幽的凉意从脚底升起,半小时来经历的一切在脑中走马灯一般转开——心头倏然一道电流划过。

Cytusian群体由于‘精神链条’体系的存在,对污染性灵力的抗性较普通人更强,Calamity必然要阻止这一群体的扩张——当年深红cytusian体质觉醒被苏落寂接走的时候就曾遭到Calamity的追杀,至今他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思及此,心下了然。

“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脱口而出。

“对,没错,有组织有预谋,而且还很可能盯上咱们了。”

苏落寂深深地望着他,眼神深邃,神情严肃。

“但是你说联盟那边只安排咱们两人……会不会……”深红面露苦色。

“肯定不止咱们。”苏落寂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贴近他的耳边加快了语速,“我猜对付他们的会另有其人——打着其他任务的名号。我们只负责平安把人接走就好了。”

火车站广播里面温和的女声响起——火车进站提示。

“虽然我觉得自己在那边首当其冲的可能性相当大——恐怕外援来到之前Calamity就要对我下手。”苏落寂顿了顿,站起身来,“大致情况如此,这边的事交给你来安排——我去检票。”

“万事小心,有情况立刻联络。”深红握住了苏落寂的手,望着她的眼睛,沉声道。

“会的。”苏落寂凝视着他的眼睛,片刻后绽开一个微笑,“你也小心。到那边之后我会把时空坐标给你。回头联络。”

“等下。”深红跟着她起身,神情由凝重逐渐变得有点无奈又带点玩味,“所以这种事情,你到现在才告诉我……”

苏落寂“扑哧”一声笑出来,促狭地冲他眨了个单眼:“就是想让你陪我一路,才这么安排的呀。”

 

苏落寂赤脚站在座椅上,踮着脚尖把行李箱推进头顶的行李架放稳。

还好自己的行李不多也不重。苏落寂看着过道里挤成一团的景象这样想着,笑了笑从座位上滑下来蹬上鞋子。

离火车启动还有些时间。苏落寂掏出手机打开QQ,习惯性地点开那个名为“Just you and I”的群,在对话栏中敲入一个“早安”,附带一个标志性的“=w=”表情。

“Not a thing for us, just you and I.”这是Mili的《Rosetta》里面的一句歌词,被取用作他们音游圈几位挚友的交流群名。

然后很快地就看到下面冒出的两条回复。

海藻球球球:落寂早w

Magnolia_木兰花:早安www

这两人都是苏落寂在音游圈认识的朋友。前者圈名Palatino,绰号海藻球——当初他论坛头像用的是Osmos里面的Ferax,绿色的一个球体像极了绿球藻(虽然现在换成了蓝色的那只球,绿色的给了他家CP);后者圈名木兰,是圈内为数不多的妹触之一,跟落寂认识最早,关系一直很亲密。

然而谈笑风生的他们都还没有意识到,在不久后的将来,他们的人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Kirika_Skyline 几点钟的火车?”海藻球在聊天框里问着。

他们打算趁暑假还没结束的时候来一场聚会。只有五个人——事实上也就是群里仅有的几个人全员到齐而已。由于五人中除苏落寂之外,其余四人家都在北京,于是本着安全便利又节省开支的原则,面基地点就定在了帝都。

“已经上车了。”苏落寂在对话框里敲着,“K1110次,12:13到北京西站。”想想又补上一句,“如果火车没晚点的话。”

“要中午才能到啊……”木兰似乎是有点小失落。

“没事,你们见了面先玩着。”苏落寂这样说着,然而还没等她下一句打完,一个亮闪闪的文字泡就冒了出来:“落寂姐ww!!”

“Yuri=w=”苏落寂删掉之前打的一串,回道。

紧接着Yuri的文字泡又冒出来:“诶姐我们中午去接你好不好!”

苏落寂轻轻笑起来。隔着屏幕她都能想得到那张明朗而纯粹的笑脸,带着扑面而来的阳光暖意。

“+1”

“+1”

球球和木兰两人几乎同时表示赞同。

“……”

“……”

又是几乎同时。

“你俩真默契……”苏落寂吐槽,附带斜眼表情。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Yuri也带了个斜眼表情,意味深长地坏笑起来。

“QAQ”

“别闹……”木兰扶额。

“早安w”好巧不巧,一只绿色的球体冒出来。

这个冒泡的时机……海藻球一个撞墙的表情扔出去。

这是他家CP,Iris。“话说大家大概几点能到?”

“Iris你说几点我肯定能到!”海藻球。

“你们俩离得近……” 

“这恩爱秀的……”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苏落寂坏笑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秀恩爱烧烧烧烧烧!”

下一秒FFF团的火焰冲天而起。

“火车要启动了~车上流量信号不好,我先撤咯,待会聊~”

火车开始缓缓移动。苏落寂麻利地下线脱战——

她才不会忘记自己也是有CP的人呢。

————————————
……卧槽我忘了打tag,补上

评论(2)
热度(7)

© 落雪是一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