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尝试原创ing√脑洞大手速低人懒还想开新坑√薛定谔的更新√
FF14√伊塞勒中心√修特拉中心√龙诗战争全员√战骑/黑召赤/机工诗人CP&友情向√

【曲拟】【Rayark游戏深夜六十分】Night.1-ANiMA(tbc)

Night.1-ANiMA

(Myosotis视角,ANiMA中心,轻度百合向)

(目测还能写好长……这里先放目前写的这些,更新会继续在这篇后面写,所以还请大家时不时回头看看这篇……)

Myosotis透过琴房的玻璃窗凝视着房间里的女孩子。
银白色自然微卷的长发,在发梢逐渐过渡为烟紫色又转为淡红,随意地披散下来;浅绯色双眸中的光彩在五线谱与琴键之间往复跳跃着,葱白十指轻捷地游走起伏于那一排黑白错落之间,流转出清澈的琴声。
有风从开着的落地窗溜进来,摆弄着她的裙角。光线给柔软的织物打上透明的光泽,好像下一秒就会溶解在那一片暖意里。
她坐在阳光可以温柔触及的地方。
而她站在阴影之中。

一曲终了,Myosotis推门而入。
坐在琴凳上的少女侧转过身对上她的视线,然后两人就相视而笑起来。
“诶,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明明是疑问句却用上了肯定句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对对方的回答有所期待。ANiMA眼含笑意,伸手拍了拍琴凳空着的另一侧,示意Myosotis坐下。
Myosotis自然没有拒绝,随意地跷起脚坐在她的身边,随手理弄了她的裙摆以防自己压到。
“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想你,就过来了。”
说着嘴角扬起一个弧度。Myosotis向来不吝惜这样直白地对她表达感情,在别人眼中大概跟自己平素不喜欢说过多的话有关系。然而——只有她知道的,当自家恋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总是很有点苦恼地意识到,自己所设想的所有溢美之词,却都说不出口了。
——不够。分量不够。
毕竟,那可是所有人心目中,完美女神的化身啊。
所以就——还是直白一点更好嘛。她这样想着。
ANiMA安静地望着她的眼睛。
“辛苦了……最近。”她的眼睫微微下拢,伸手轻轻搭上对方的肩,“树境的事务应该不少,可惜我帮不到太多。”
“那没关系。”稍稍停顿,Myosotis笑续道,“毕竟我可是树境唯一的Lv.11啊。”

——可是还是败在你的手下了。
对于一个站在树境众曲谱等级顶端的存在来说这似乎有点难以接受,尽管曲谱实力越阶已经是很常见的现象了。
想想,2.0一代刚进入树境的时候两人确实是有那么些水火不容的,彼此都对对方不服气,只是不知从哪次对峙开始,两人逐渐生出相惜的情愫了。
平心而论,Myosotis觉得ANiMA其实完全够格成为一个Lv.11的,从各种方面来说。
从那之后两人的关系就逐渐缓和下来了。
后来树境的运转步上正轨,Myosotis作为唯一的Lv.11承担了统筹管理的责任,而ANiMA由于自身能力特质的原因,并没有过多参与直接性的管理,在空余时间上也自由得多。
……其实这也怪不得她。都是composer的锅。

然后……又是什么时候爱上对方的呢。
Myosotis不知道,细想也没有结果。
只是觉得身边已经少不了那么一个人,一个美貌与实力兼具的人,一个总是和自己争第一的人,一个懂她、可以与她心照不宣的人。
——就像是紧密咬合的齿轮一样,彼此同步而又互相弥补契合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形成的默契早就成了摆脱不掉的习惯,才发现彼此已经融入对方的生命再也分不开。
大概就是那么水到渠成的一回事吧。爱情潮水般不可抑制地涌上来的时候,再去想什么原因都没了意义。

评论(4)
热度(10)

© 落雪是一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