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手√奇幻架空世界观是真爱√脑洞大手速低人懒还想开新坑√更新一次如隔三秋√
projectH联文企划中√新坑要等一年后√
音游汪(然而是个手残,各种意义上的)√执念中的爪机单手√努力坑Arcaea中√

曲拟爱好者√Selentia×Kronos√xi×sakuzyo√DS社友情向√
FF14√美丽喵√奥尔光√伊塞勒中心√修特拉中心√龙诗战争全员√白魔黑骑/机工学者CP/友情向√
unlight√艾依查库中心√柯凯√诺伊库洛姆中心√林泰C友情向√不吃大善世界和凯伦的任何CP向。

SMC第一部《蔷薇与万华镜》Chapter.Prologue(3)【爆字数更新完结了序章!

潋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在开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想要安慰的想法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作为冰银潭的守护之灵,她多少也该对植灵一族“神选者”的生平有一些了解——而事实上对于前几任神选者,她的确是有了解的,甚至还很深。植灵一族向来极少离开驻地与外界交流。她是神职者,向来疏于交际,然而在这样一个近乎封闭的环境里,想要观察一个人——即便是不常见面的人,也显得格外容易。

然而苏落寂却是一个异类。论身份,她是叛离者的后代——尽管那人在叛离前也有着与她相同的身份;论经历,她几乎从未插手植灵一族内部的事务,甚至长期远离植灵族地流浪在外;更甚至,她身上的植灵血统,都是不完整的——她的母亲是白蔷薇族,父亲却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还不具备灵力的。

——尽管冰银潭选择“神选者”的标准与这些都完全无关,但是冷眼和流言又哪管这些?

她在植灵族群中的境遇如何不堪,根本不必多言。

潋有些哀伤地侧过头去,在苏落寂视角之外的地方,无声地叹了口气。

再转回头去,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凝沉的眸子。

右侧的眼睛猫眼石一般的清透绚丽,又有着几分青玉般的温润,而左眼像是蓝砂石一般的幽深沉静,内敛着万千的星芒。然而这双眸子却已经失却了初见时的星火锋芒,从眼瞳深处漫出的雾气缭缭绕绕地遮住了那条通往内心秘境的道路。

相对无言,气氛很糟糕地凝固了,空气中隐约弥散开凉凉的残败花瓣的气味。

苏落寂缓缓地沉下头去埋在双膝之间,轻轻地叹出悠长的一口气。

潋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无力。她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语言甚至没有立场来安慰眼前这个女孩子。

“再说点什么吧……”长久的沉默之后,她也是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开口。

再这样沉默下去,她担心她们之中一个的心脏也要在这样的气氛下凝固了。

“你在担心我?”说出前两个字的声音还是闷闷的,潋不由得生起一点担心的情绪来,然而随着苏落寂抬头的动作,声音里的沉闷随之退去——出乎意料地,潋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出难过或者忧郁的表情来,紧接着的一个浅笑更是让她睁大了眼睛。“我没事。”她听见她这么说着,尾音轻快地逸散在微风里。

之前双眼中的薄雾已然消逝无痕,她再一次看到从苏落寂深邃的眼底透出的两点神采,映亮了整双眼瞳。

——敢情刚才那个闷闷的声音只是脸闷在膝弯里呼吸不畅导致的啊,亏她还紧张了一把。

潋看着苏落寂那张带笑的脸,一时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却是苏落寂再度出言打破了这份尴尬:“不用替我担心,真的。”她微微地勾起了嘴角,声音里是十足的郑重,带着莫名使人安定的力量,“我只是在想,之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不过还请放心啦,不管怎样,我都会对自己负责的,也会对镜之森负责。”

潋点了点头,之前一直因为紧张而绷着的小脸也逐渐舒展开来:“那我就把自己了解到的全盘托出了……现在的植灵内部,新一代与老一辈的冲突很严重。我不常掺和他们的事情,但是看其中的意思,年轻一代似乎总对现在的生活抱着一种异样的不安,但是不安的源头究竟为何,我这个局外人也无从探知。”顿了顿,她继续道,“老一代的内部权力分配则是非常迅速地倾向了顽固派,在冲突出手上也是比以前更雷厉风行了。”

“白蔷薇家族在现在植灵权力者之中话语权怎样?”

“诶?”潋讶异地挑了挑眉,然而很快地回答,“白蔷薇没有刻意争取上位者人数,不过话语权不亚于从前,发言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调动人手的频率也比较高。”

“还真是劳烦你了,了解得这么多。”苏落寂笑笑,嘴角和眉梢都舒展开来,“多谢你的情报,作为一个本来应该不过问政治权力的崇神者,做到这些……辛苦了。”

“不谢,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不是吗?”

潋笑着望向苏落寂,后者微微抬眼,对上她的视线,相对而笑。

“还有,”潋继续说道,“关于年轻人紧张不安的原因……我没从现今的植灵族制度里找到什么潜在的大隐患,倒是隐约听几个正处在信息感应敏感期的年轻人说他们感受到了异样的灵力波动,阴郁而带有攻击性的。不过组织人手调查过之后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这事最后也就……”

“开什么玩笑?!”

被突然的一嗓子打断话头的潋惊愕地睁大眼睛,就见苏落寂的眉心狠狠地蹙起。

“这事很严重?”

“呼……你先接着说吧,之前接触这一类的事情比较多,下意识地有点过分敏感。”苏落寂长出一口气,脸带歉意,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这事最后是不了了之了,但是那种阴郁的灵力……我在礼拜日惯常离开冰银潭的时候也隐约有感觉,飘飘忽忽的,很难捕捉。如果是真的……那么多半是有外界的势力介入镜之森了。最近反常的事情有点多,我没敢再撑着,所以来找你了。”

“早就该找我啊……那东西我见过的,如果在这里出现了,宁可信其有——镜之森的灵力环境多脆弱你清楚。”苏落寂低低地说了一句。“我会处理的,不过潋,这次的事情,如果想彻底解决的话,恐怕多半要引进外来的力量了……你不会排斥吧?”

“当然不。现在的年轻人不少都期盼着能出去走走,新老冲突的原因里面这点占的比例可不少。”潋轻声回答道,“至于我,多少年都停留在这里了,也想出去看看啊……”她轻轻地笑出声来,“放手去干吧,这边的事我会尽全力帮你组织的。”

“我相信你。”苏落寂微笑,“那还要麻烦你留意下那群老家伙的动向了。有情况尽快转告我啊。”

潋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

“天快亮了。”苏落寂低声道,“我快该走了,最后——”

“还有要对你说的。”潋俏皮地眨眨眼睛,“当初我在你的左眼里留了紧急联络的术式——”

 苏落寂下意识地抬手抚上自己的左眼,指尖传来眼球转动的轻微触觉,同时,心里似乎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开始生根发芽。

“——原本是打算留作保护你的保险杠的,看来是用不到了……以后记得常联系哟。”

“你还真是有心了。”听到意料之外又有些可爱的回复,苏落寂也不由得失笑,“我会的,那么,再见了。”

“在外面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后会有期。”

苏落寂微笑转身,身影逐渐融化在清晨的薄雾里。

评论
热度(3)

© 落雪_Stargazer | Powered by LOFTER